笔尖停顿在2067年。

这个时间点,罗南当初在划定“全球生命体系模型”和“生命年轮参照线”的时候,都给忽略掉了。他过多地关注了渊区极域出现和梁李屠交锋这样的直接冲击,可现在来看,一个神秘莫测的“天外来客”在地球“转生”,毫无疑问是一个“大事件”。

哪怕整个过程都“无声无息”。

唔,对于“外地球”,如果真的与之相关的话,动静还是挺大的。

只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。

罗南还很清晰地记得,武皇陛下曾说过,她比李维要更早到达地球,只是因为出了点儿状况,需要很长时间沉眠休养,因此错过了很多关键事件。

姑且认为她说的是真话,既然如此,她“沉眠休养”的时候,“内外地球”还未切开、隔绝。

那么,切开、隔绝之后,她留在了“里面”还是“外面”?

武皇陛下也强调了,她的基本资料上的信息条目,每项都是真实的。

也就是说,她有在“内地球”孕育、出生、成长的完整过程,这种方式,往小了说,平平无奇;可要往大了讲,这种好像般的“转生”过程,让罗南不可避免想到了“往生神器”和“往生之门”。

之前他也曾经将武皇陛下与它们联系起来过,现在这种感觉更加清晰。

也许,武皇陛下是通过“动态时空地图”标识的三个“往生之门”之一,穿过“破烂神明披风”,到达“内地球”,这与她“需要动用一些特殊手段”的自述能够匹配得起来。

这不是只是感觉,或者凭空猜测。

罗南还有一个“小小的”证据,就是孙嘉怡,那个竹竿的老情人,星空俱乐部和LcRF的双重主管,“武皇罩着”的多面间谍。

根据罗南的观察,孙嘉怡的生命年轮,在2059-2067年之间,是非常典型的“弱生轮”,也就是对高能环境“不敏感”,相应吸收率探底,直至2067年开始修行并觉醒。可是,从她出生一直到2059年,生命年轮与其他人又没什么差别。

以前,罗南对这种现象百思不得其解,可如今再看:

这不就是天选“外地球”的生命年轮结构吗?

按照之前的猜想:2044年到2059年的15年间,地球逐步接通渊区、极域,成为高能环境,那时不分内外;2059年,地球“切开”并彼此隔绝,‘内地球’继续保持高能环境,而‘外地球’则是高能潮汐回落,相关规则的差异,对生命的影响立竿见影。

至于2067年,因为“往生之门”或者别的什么因素,孙嘉怡从“外”到“内”,一切不就说得通了?

当然,这里面还有不太能解释的地方,就是孙嘉怡虽属孤儿,可在“内地球”,她2060年就已经被记录在案,除了年龄上有些误差,相关经历还是比较完整的,但也不排除有造假的可能。

修改资料这种事儿,不用武皇陛下,孙嘉怡自己都能办妥。

等等,也不一定是造假,如果武皇陛下的“转世往生”不是一个“瞬间”或短期涌动,而是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——比如说,从2059年开始准备,2067年才完成,那么孙嘉怡在“切割”那一刻进入“内地球”,提前准备,帮助武皇陛下“往生”,在此过程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,也不是不可能。

而因为与武皇陛下一直“保持联系”或“提供定位”,受“外地球”规则乃至“往生之门”的影响,生命年轮与“内地球”大部人格格不入,也是有可能的。

正因为这个缘故,武皇陛下对她格外“照顾”……嗯,这说得通,很说得通。

如此,虽有些瑕疵,罗南觉得他的推理,或曰脑洞,已经开始接近事实真相。

至于“内外地球”规则差或“往生之门”,对跨界人员“生命年轮”的特殊影响,以后罗南完全可以亲手试验验证。

他顺便再开了下脑洞,怀疑2067年另一个敏感事件,即公正教团第一代主祭死亡,是不是也和“武皇转生”有关系?

毕竟真理天平与“往生神器”“往生之门”的关联性太高,说不定就受到冲击什么的……

这个就联想得太远了。

内务局局长办公室,唐立摇摇头,调出刚刚查阅“外地球”社会居民信息的界面,查阅孙嘉怡的信息,但并无所获。他又随机找了几个2059年前出生的熟人,包括爷爷、父母、姑父姑妈等亲属;欧阳会长、高天师等夏城分会成员;还有山君、血妖等成名的超凡种,拿他们的姓名、资料搜了一圈儿,也没有收获。

啧,感觉地球“切割”得很干脆……

但其实这不能说明什么。“外地球”碎片化的势力分布,导致基础资料也是碎片化的,和“内地球”那边没法比。尤其是他挑的人,与目前“东七二五区”所在区域基本不搭,这样就限制得更厉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