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山圣僧一拳向天,砸碎了剑符,顿时,大帝战阵之中的其他人,神色全都变得惶恐起来。

谁都没有想到,准帝强者的剑符威力那么强大,却也无法击伤灵山圣僧。

他们更没有想到,剑符居然被灵山圣僧给轰碎了。

这一幕,让在场所有人震撼不已。

“咕噜!”

林大鸟偷偷咽了咽口水,然后对林小鸟说道:“爸,今天我们恐怕走不了了。”

“无妨。”林小鸟洒脱地笑道:“大鸟,能跟你在一起,为父死而无憾。”

“可我不想你死。”林大鸟说到这里,突然大骂:“林小鸟,你个蠢货,好好地待在东荒不好么,为什么要跑到中洲来救我?如果你不来救我,就不会出现在这里!你就是个超级大笨蛋,呜呜呜……”

说着说着,林大鸟流下了泪水。

林小鸟一脸歉意地说道:“大鸟,对不起,是父亲没用,如果我修为足够强横的话,那我们就不会这样……”

“行了!”林大鸟道:“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,林小鸟,你给我记住,如果今天我们都死了,那下辈子我们还做父子。”

林小鸟笑着答应:“好!”

林大鸟跟着又说:“我做你爹。”

林小鸟猛地瞪起了眼睛,惊愕地看着林大鸟:“???”

林大鸟说:“下辈子我要当你爹,护你一世周全。”

林小鸟脸上的惊愕被欣慰取代,眼眶里面出现了泪花,在心里暗暗应了一声:“好!”

“我说你们两个,能不能不要在这里煽情?”长眉真人不耐烦地说道:“还没到生离死别的时候,你们却在这里搞得像非死不可似的,看着就让人心烦。”

林小鸟歉意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道长,让你看笑话了。”

长眉真人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灵山圣僧实力之强,确实超出了贫道的想象,我也没想到,他能挡住紫阳前辈的剑符。”

“不过,他弄不死小兔崽子。”

“你们忘了,小兔崽子是万古长生体,他死不了。”

林大鸟道:“老大是死不了,可我们就没那么幸运了。”

长眉真人说:“你傻啊,只要小兔崽子不死,就能为我们报仇。”

“还有,贫道刚才算了一卦,咱们福大命大,不会死。”

听到这话,林大鸟,林小鸟,还有莫天机,同时看向长眉真人。

“师兄,你什么时候算的卦?为何我没见到?”莫天机问道。

林大鸟也问道:“二哥,咱们都被镇压着,身体动不了,你怎么算的卦?”

长眉真人咧嘴一笑:“心算!”

莫天机:“……”

林大鸟:“……”

另一边。

灵山圣僧站在那里,如同一尊不朽的金刚,光芒万丈,显得庄严而神圣。

“准帝剑符,呵呵……除非紫阳天尊亲至,否则仅凭一道剑符还弄不死本座。”

灵山圣僧说到这里,目光看着叶秋,带着几分轻蔑,说道:“叶长生,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,你还有什么底牌,快使出来吧!”

叶秋的心沉到了谷底。

他本以为,师祖的剑符可以弄死灵山圣僧,可没料到,竟然都没能伤到灵山圣僧。

这个老秃驴的实力太恐怖了!

叶秋现在百分百肯定,灵山圣僧绝对触摸到了准帝的门槛,甚至,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准帝境界。

“这等强者,只能动用终极底牌,才有一线生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