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审判计划是针对戈林的,由于德国律师的突出奇招,导致计划被打乱,只能改成对德国海陆军总参谋长、陆军元帅威廉·凯特尔进行审判。

仓促发起的起诉,自然缺乏有说服力的证据,在德国律师的诡辩下,对凯特尔的起诉,也因为证据不足,而不得不暂时中止。

近似于儿戏的审判,就这样草草地结束了。

审判结束后,索科夫乘车跟着车队返回酒店。

途中,索科夫无聊地望向了窗外。他看到街上的行人,见到巡逻的美方宪兵,或者是驶过的军车,都在热情地挥手打招呼。但随着苏军车队出现在他们的视野时,脸上的表情却变得冷漠,甚

至还有人投来了仇视的目光。索科夫见到这种情况,不禁想起后世德国在2015年拍摄的一部电影《恶魔回来了》(又名《XTL回来了》),影片讲述了2014年的一天,小胡子回来了,他在地堡的遗址清醒过来后,发现柏林街头不再熟悉,身边也没有了亲信,帝国总理府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更让他困惑的是,波兰依旧存在,德国现在的总理

居然是个女的。因为在别人的眼里,他长得实在太像小胡子,所以被电视节目制作人相中,上了一个脱口秀节目。谁知他第一次出演,节目就爆火了。随后,节目片段在网络上点击率激增,各种采访邀约都来了。在影片的故事情节中,没有人认为这个小胡子就是真的小胡子,他们不过把他当做一个用来讽刺小胡子的演员。回到现

代社会的小胡子,竟然阴差阳错成为了一个明星。在电影的结尾,导演大胆创新,来了个街头的实景拍摄,让扮演小胡子的演员,穿着二战德国时期的军装,坐在敞篷汽车里招摇过市,想看看现实中的行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。令人没想到的是,路上的行人见到这个由演员扮演的小胡子时,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是惊喜的表情,除了有不少人冲他挥手致意外,甚至还有

个别人向他行举手礼。导演当时看到这个场面,也不禁被惊得目瞪口呆。瓦谢里果夫发现索科夫从上车开始,就始终一言不发,还以为他在闭目养神,便回头看了一眼。谁知却看到索科夫盯着窗外发呆。他迟疑了一下,试探地问

:“将军同志,您在看什么?”

“我在看外面的建筑物和行人。”“将军同志,”瓦谢里果夫开口说道:“纽伦堡以前的确是一座美丽的城市,但在长达三年的战略轰炸中,德国的大多数城市都变成了一片废墟。我听别人说

,别说重建新的城市,就算是清理完这些废墟,至少也需要20年的时间。”索科夫看了一眼瓦谢里果夫,心里暗说,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,你的这种说法没有错。要重新建立一个国家,而且是在需要赔付巨额战争赔款的情况下,以

德国的实力,恐怕需要三四十年的时间,才有可能清理完城市里的废墟,要想恢复到战前的水平,恐怕需要花费的时间更长。

但马歇尔计划的出现,却极大地缩短了德国人清理废墟和重建城市的进度。马歇尔计划,又名欧洲复兴计划,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美国对被战争破坏的西欧各国进行经济援助、协助重建的计划,对欧洲国家的发展和世界政治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该计划于1947年7月正式启动,并整整持续了4个财政年度之久。在这段时期内,西欧各国通过参加欧洲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

),总共接受了美国包括金融、技术、设备等各种形式的援助合计131.5亿美元,其中90%是赠予,10%为贷款。不过在马歇尔计划付诸实施之前,美国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用于欧洲重建。据估计在1945年到1947年间,美国在这方面的投入就达90亿美元。这些援助中

的大多数都是以间接形式进行的,其中包括作为租借法案中一揽子协定的继续、或由美军出面重建当地的基础设施及帮助难民等不同途径。除此之外,作为冷战的前哨阵地,美苏两国都在西德和东德驻扎了大量的军队,而作为战败国的德国,同样拥有规模不小的军队。美苏在这个一地区的经营

和投入,不仅减轻了德国的军费开支,而且促进了德国的军事工业的发展,一些著名的军工企业都是在这一时期高速发展起来的。另外,一些局部战争,也间接地促进了德国的经济发展。比如说抗美援朝和越战时期,美国就从西德进口了大量的物资。虽说按照条约,战败国是不能生吃战略物资的,但由于这是当时老美的需要,西德就完全忽略了这一条款。他们出口大量的车床设备之类的物资,然后再利用获得的资金,进口本国所需要的工业

原材料,从而使德国的经济在这一时期得到了高速发展。再加上德国的工业底蕴雄厚,有大量高素质的人口,以及先进的科学技术,因此德国很快就重新崛起。到战后的第15个年头,也就是1960年,西德达到了人

均GDP1300美元,经济总量整整增加了三倍,与英国的GDP总值基本持平。

车队回到了酒店,下车之后,索科夫看到满脸怒色的索科洛夫斯基,把几名参加审判的主要人员叫到了自己的面前,正在说着什么。

“米沙,”阿杰莉娜抓住索科夫的衣袖,使劲地拽了拽,有些慌乱地问:“副司令员同志好像在骂人,他会不会把你叫过去,也骂上一通?”索科夫笑了,“这怎么可能呢?要知道,副司令员同志是为了今天审判的事情生气,我不过是一个旁观者,他就算是有满肚子的火,也不可能冲我发作。行了

,我们先回房间去吧。”

走了两步,索科夫忽然想起一件事,停下脚步问瓦谢里果夫:“少校,我记得拜尔父子前两天去了城外的乡下去,他们回来没有?”

“我不太清楚,将军同志。”瓦谢里果夫有些为难地说:“我要问问留守的战士才知道。”

索科夫点点头,对他说:“我先回房间了,如果有拜尔父子的消息,记得立即通知我。”索科夫和阿杰莉娜回到房间之后,阿杰莉娜好奇地问:“米沙,拜尔父子去城外的乡下,是为了寻找霍森菲尔上尉的妻子和孩子吧?真是没想到,过了这么多

天,你们还是没有放弃。”

“反正我们最近待在纽伦堡,也没什么事情可做。”索科夫说道:“正好拜尔父子不甘心,说想到乡下去碰碰运气。”

阿杰莉娜丝毫不看好拜尔父子的行为:“我觉得这样漫无目的地找下去,根本没有什么希望。恐怕要不了多久,拜尔父子就会失望地返回酒店。”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,是瓦谢里果夫打来的:“将军同志,我已经问过留守的战士,他们都说没有见到拜尔父子回来。您看,我们是否需要派人到乡下去找他

们?”“不必了。”索科夫想到这个年代的通讯不便,根本不知道拜尔父子在什么地方,就算自己派出再多的人去寻找,恐怕也很难找到他们的踪迹,因此果断地拒

绝了瓦谢里果夫的提议:“你们就安心地待在酒店里,该回来的时候,他们自然会回来。”

就在索科夫正准备开始写书时,桌上的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