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怎么可能?”

幽狂古皇骇然失色!

那座大阵,繁复到了极点,与诸天共鸣,与万道相合,简直不可揣度,不可想象!

刚证道的冷清月,怎能祭起这样一座恐怖的法阵?

哪怕冷清月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以法阵证道的女帝也不行吧?

冷清月法阵造诣再高,也需要足够的神力、修为、境界来运转法阵。

而冷清月才刚证道,就算有至高无上的法阵造诣,也应该没有相对应的神力、修为和境界,支持她祭起这样的法阵啊。

然而冷清月就是祭起了这样一座大阵!

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!

即便冷清月是在黄金盛世,是在最残酷的帝路中脱颖而出的女帝。

哪怕冷清月并非真实,而是陈浩捏造出来的幻象,其强度和陈浩的实力有关系。

但也不应该这么强!

哪里出了问题?

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!

幽狂古皇心念电转,可还没想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冷清月的灭世法阵就已经罩落而下。

另一边,弃天古帝对上了霸皇,帝霸!

这个在最混乱的时代崛起,又在最残酷的年代证道的天骄,如今成为一代霸皇。

在帝路中,除了陈浩,他谁也不服,哪怕是皇尊和敖无双,他也无惧!

如今,证道的他,更是狂傲到了极点,诸天万界,古今未来,他只对陈浩心服口服。

至于别的什么禁区至尊?在他眼中……

“不过是蝼蚁!”

霸皇冷眼俯视着弃天古帝,哪怕这尊古帝,已经成为了禁区新的黑暗源头。

但霸皇依旧不将弃天古帝放在眼里。

在霸皇严重,帝与皇,只有两种。

一种,是浩然天帝陈浩。

另一种,是除他以外的蝼蚁。

弃天古帝,便是一只蝼蚁。

“你……嚣张过了头!”

弃天古帝大怒,陈浩看不起他就算了,一个刚证道的真帝,也看视他为蝼蚁?可笑!

然而,当弃天古帝和霸皇交手,却震惊地发现,霸皇竟是强大无比!

明明他刚才联合诸多禁区至尊才杀过霸皇一次。

那时候的霸皇虽然也很强,但却远不如现在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真就是杀不死他们的,就会使他们更强大?

“你们,一起上吧。”

敖无双,身为真龙皇嫡子,他比帝霸还要狂。

他直接盯上了光暗至尊这个老牌的黑暗源头,并且,要让光暗至尊和其余几十位至尊一起上!

这其实都不能叫狂了,因为狂上天都没这么狂的。光暗至尊也被敖无双气得够呛,但幽狂古皇被冷清月镇压,弃天古帝被霸皇逼退,敖无双绝对比霸皇和冷清月更强,他一个人去杀敖无双,还真可能被敖无双杀

死,可要他带着几十个禁区至尊去围杀敖无双……

陈浩被世人称作天帝,战绩惊万古,他带着几十个禁区至尊去围攻,那属于迫不得已。

可敖无双一个刚证道的,他要还带着几十个禁区至尊去围攻,就委实太不要脸了。

“脸拿来有什么用,命才最重要!”

所以,不要脸就不要脸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