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轰!”

炸裂的青光在这一刻布满整个识海。

腐朽的巨龙猛地起身,周身血肉疯长。

片刻间。

王铁柱重新站了起来。

此时他依旧是龙形,但比起之前,更加的可怕,原本除了生命规则的飘逸外,现在更多了一抹难以言诉的圣洁感!

“继续!”

王铁柱没有丝毫耽误,转身神念就看向了另外一道神秘的规则。

而这一次仅仅接触。

熟悉的感觉已经扑面而来。

曾经他掉落过一个时空裂缝,里面全部都是碎裂的空间,也是在那时,他为时间之力双双打下了一个浅薄的基础。

此时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空间规则。

有之前的时间规则,王铁柱已经是毫不奇怪了,甚至觉得是理所应当。

“让我看看空间与时间究竟有多大的不同!”

王铁柱一步踏出。

顿时,他面前好像呈现出了无数层层叠叠的空间,每一个都是独立存在,一眼看去密密麻麻。

王铁柱本能神念扫出。

可在他神念之中,本就无数的折叠空间,再度扩张了无数个次方!

那一瞬间的膨胀感,让他的灵魂只感觉被撑爆了无数次。

万幸生命规则的恐怖让他灵魂没有湮灭。

但在时间规则中游荡了无数岁月的王铁柱,内心早已静谧到了一个恐怖地步,可依旧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呼。

许久!

“呼……”

王铁柱急促的喘息着,抬起头看向前方。

依旧是无数层层叠叠的空间,抬眼看去,似乎什么危险都没有。

片刻后。

王铁柱抬步朝着前方走去。

空间规则最大的诡异便是没有任何可吸收的,只有这无数的空间。

王铁柱思索着空间二字,面色归于平静,脚下一步步的走着。

慢慢他的身影扩散在无穷无尽的折叠世界里。

王铁柱依旧前进。

直到他前进的步伐就像是一个刻印般,在四面八方的折叠世界里回荡。

某一刻。

“咚!”

王铁柱的身形停了下来,缓缓抬起头看向四周。

而此时四周空间内,王铁柱的身影还依旧在慢慢走着,仿佛在那些空间内,真实的存在着无数的王铁柱。

“一千七百六十三年……”

王铁柱抬起手,这是时间的流逝。

而他脚下,从始至终都仿佛是他踩下的第一个脚印,从未变过。

“时间,乃是天道的进程,万物更迭都无法阻止的激流,而空间,便是容纳这一股激流的存在……”

王铁柱心有所感,环顾四周。

“二者犹如阴阳两面,不管时间流向何处,空间都作为载体伴身而行,时间没有终点,空间自然……没有边际!”

王铁柱眸光一闪,再次抬步踏出。

这一次,他穿过了行走无数岁月都在原地踏步的空间。

穿过了折叠的无数世界。

甚至是穿过了无数个他自己。

最终。

王铁柱站在了一片广袤无边的空间内,无数游动的丝线仿佛游鱼般,悄然跃起,悄然浮现。

面前的地方是何处。

他不知道。

但这些游动的丝线,已经来到了他身旁。